文学台 - 玄幻奇幻 - 万相之王怎么了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诅咒

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诅咒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        诅咒

        斑驳幽黑的廊桥上,李洛望着吃了他一记黑龙冥水旗依旧保持原样的诡异老妪,面色有点阴沉。

        鹿鸣三人也是神色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异类吗?”鹿鸣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并没有异类的气息,反而不像是真实存在。”李洛摇摇头,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了数息,突然主动上前,一步步的走近老妪,鹿鸣三人见状,也是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后生们,想要出去吗?”那老妪依旧是在笑呵呵的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洛盯着她,目光微闪,点点头,回答道:“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妪闻言,眼神似乎是波动了一下,满是皱褶的脸庞上笑容仿佛都生动了起来,她颤悠悠的从袖中取出了四碗黑幽幽的茶水,放在了面前的桥墩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碗茶水,三碗蕴含诅咒,一碗是破阵水,一人一碗,就能出去啦。”老妪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会喝这些奇怪的东西!”鹿鸣怒道,她掌心有雷光喷薄而出,直接对着老妪面目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光轰过,老妪面庞犹如烂泥般的流淌下来,可数息后,又是迅速的恢复过来,笑眯眯的望着四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洛皱眉,道:“看来是某种特殊的规则性幻境奇阵,如果不能以强力破之,那就只能按照幻境的规则行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真要喝啊?”孙大圣大叫道,满脸都是抗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理她,继续往前走着看看?”景太虚建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洛点点头,这也是一个试探的路子,于是四人不再理会那老妪,而是绕过她,继续往前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般行走约莫数分钟后,他们的脚步就停了下来,同时面色难看的望着那出现在前方桥头上的诡异老妪,他们此前仿佛是在绕圈子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妪笑眯眯的望着他们:“后生们,想要出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幽幽的声音在桥头回荡,令人心生寒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鹿鸣丧气的道:“不行,根本走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狗东西,给爷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大圣暴躁的掏出铁棍,对着老妪就是一通乱砸,可是这不过白费力气,当他折腾的气喘吁吁的时候,老妪又是完好如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太虚沉默了一会,他盯着老妪面前的四碗漆黑茶水,道:“实在不行,就按照幻境规则试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四碗里面,三碗是诅咒,这概率太高了。”鹿鸣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,我们总不能一直陷入在幻境中,我总感觉一直等待下去,恐怕会有更大的变故与凶险。”景太虚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洛皱眉,这种幻境多半是来自那众生魔王,面对着一名异类王的手段,他们自然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们任由这种情况持续下去,必定会有其他的更为可怕的危险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如何,尽快脱离这道幻境才是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实在不行,就只能试试这一条路,既然规则已定,那么就不太可能做出更改,到时候我们中了诅咒,出去寻找伙伴,还有机会救回来。”李洛缓缓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便是伸出手,直接要去取一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鹿鸣却是将他阻拦了下来,她盯着李洛,认真的道:“就算要喝,你也应该最后一个喝,你实力最强,如果有什么变故,还能保我们,而且到时候我们受了诅咒,你还能想办法帮我们恢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洛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大圣也是点点头,笑道:“这话倒是有道理,李洛,如果你中了招,那咱们连靠山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景太虚没有说什么,而是直接伸手取过石碗,微微犹豫,终于是一咬牙,将其一口倒进嘴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茶水入体,景太虚很快就见到自己的手掌上有黑色的纹路如虫子般的蔓延开来,同时以极快的速度扩散向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碗有诅咒。”景太虚咬了咬牙,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大圣见状,也是伸手端起一碗黑色茶水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很快,他裸露的皮肤上就布满了黑色纹路,看上去颇为的可怖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这也是一碗诅咒茶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的,还真是倒霉。”孙大圣骂骂咧咧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鹿鸣见到两人相继中招,笑道:“那我只是二选一,说不定就喝到破阵水了,漂亮的女孩运气不会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她也是伸出手,端起了一碗黑色茶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她要喝下去的时候,李洛突然拦住她,皱眉道:“风险有点大,要不再试试其他法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景太虚,孙大圣接连中招,还是让得李洛心头涌上一股阴霾,这里真是喝下四碗茶这么简单吗?

        鹿鸣盯着李洛,认真的道:“的确有风险,但既然陷入了其中,我们自然需要竭力寻找破阵之法,我们也知道喝下这奇怪的东西很危险,但没办法,我们需要以身试错,进而给你争取更多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洛,你可是我们的希望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鹿鸣冲着李洛俏皮的一笑,然后不再犹豫,直接将手中的茶水一口喝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喝下后,鹿鸣也是有些紧张的打量着纤细白皙的双手,似乎没见到那扭曲的黑纹生长,顿时松了一口气,喜道:“我这碗是破阵水?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旋即她就感觉到李洛三人的目光不对,他们正盯着自己的脸颊,当即其心头就是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啦?”鹿鸣忐忑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洛沉默了一下,掌心有水相之力升起,化为一面水镜,鹿鸣瞧着里面倒映出来的人儿,那原本娇俏漂亮的脸蛋上,竟是冒出了一条条黑色纹路,看上去很是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她还是中了诅咒。

        鹿鸣呆了一下,但却并未惊吓出声,而是叹着气的挥手驱散了水镜,道:“我们三人也算是试出了毒,这最后一碗,应该就是破阵水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洛伸手取过最后一碗,他盯着那漆黑的茶水,

        景太虚眼神却有些阴沉,道:“连着三碗都是诅咒,会不会太倒霉了一些?还是说,其实四碗都是诅咒?它的目的就是要让我们喝下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狗东西这么阴毒?”孙大圣暴跳如雷,掏出棍子就想砸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洛眼露沉吟之色,虽说这最后一碗也蕴含着风险,但鹿鸣三人都已经亲身为他试毒了,此时他也不可能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端起茶水,慢慢的推向嘴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瞳中,倒映着那诡异老妪满是皱褶的脸庞,而就当那茶水距离李洛嘴唇还有一点距离时,他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头闪过一些灵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洛盯着老妪,缓缓道:“你先前说,一人一碗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妪慈祥的笑道:“一人一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洛若有所思,停顿了好片刻后,方才道:“那你算不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鹿鸣三人闻言顿时一愣,李洛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李洛将那一碗黑色茶水缓缓的伸到了老妪嘴旁,自言自语的道:“不管这碗是诅咒还是破阵水,如果让你来喝,是不是就算是将风险降到了最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它是破阵水,你喝了,自然也能破了阵,而如果它是一碗诅咒,那么,能不能灭了你?而灭了你,也算是破阵的方式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这最后一碗其实应该,给你喝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妪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,并没有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鹿鸣三人则是明白过来,当即惊讶出声:“这也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谁都没想到,眼前这老妪,竟然也算是喝茶者之一?

        “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李洛说道,然后他直接将茶水倒进了老妪那黑黝黝的嘴中,而后者也完全没有躲避,任由他施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茶水眨眼间被倒光,然后四人便是紧紧的盯着那老妪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妪笑容慈祥,只是这份慈祥持续了数息后,却是在渐渐的变得狰狞,它的身躯竟是在此时开始出现了溶解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片刻间,老妪的身躯就溶解成了一滩粘稠的液体,最终化为黑烟消散,再不曾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真的灭了?!”鹿鸣三人见到这一幕,顿时惊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下一刻,他们就感觉到四周的空间开始扭曲,脚下幽黑斑驳的廊桥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一条临水的街道,旁边的水道中,流淌着漆黑河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这模样,他们似乎不知何时已经进入到了黑泽水城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幻境破了?”三人眼中有惊喜之色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洛也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,道:“看来我这猜测是对的,那老妪才是出阵的方式,四碗茶水只是幌子,我们真全部喝了,都未必能出阵,说不定还会陷入更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老妪存在诡异,以我们的力量似乎无法将其灭杀,唯有靠这茶水,才能将其除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咱们不是白喝了!”孙大圣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鹿鸣倒是不在意,道:“也不算是白喝吧,如果我们没有试探出三碗诅咒,或许李洛也不会将念头打到那老妪身上去,毕竟谁也想不到,还能把茶给她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他们三人的遭遇来看,那第四碗大概率是个陷阱,所以李洛在最终求到了一条正确的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被逼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洛有点自责,如果早点想到这一点,或许鹿鸣他们也不必以身尝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现在怎么样?感觉还”李洛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还未完全的落下,李洛神情便是一僵,眼神变得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眼睁睁的看着,眼前的三人的眼神,在此时开始变得茫然起来,同时他们的身躯竟然在迅速的膨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他们身体表面的皮肤在鼓胀,如同被吹气了一般,皮肤不断的鼓起,与血肉分离,最终形成了三盏圆滚滚的人皮灯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脑袋顶在灯笼的最顶部,眼瞳如同漆黑的漩涡,陷入到了深深的沉睡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他们所化的人皮灯笼,就在李洛的注视下,缓缓的升空而起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