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台 - 玄幻奇幻 - 李洛小说万相之王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七十七章 变故

第六百七十七章 变故

        摄政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书房中的摄政王处理着政务的时候,他神色突然一凝,因为他见到一旁阴影扭曲着,那金银重瞳的男子自其中走了出来,后者那一直带着从容的面庞,在此时罕见的有了一丝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见到这一幕,摄政王立即放下了手中的文件,凝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此前即便是那洛岚府府祭中,李太玄,澹台岚出现时,这一位都是表现得很是淡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庞千源动手了,他借助龙骨圣杯的力量在镇压鱼魑王,而且还试图将虚空裂痕修复,如果他成功,暗窟的危机将会被化解,而他也能够脱离束缚。”金银重瞳男子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摄政王瞳孔微微一缩,果然是庞千源,在这大夏国中,也就只有这位王级强者,才能够摄政王己以及眼前之人如此的忌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对于摄政王而言,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,因为一旦庞千源解决了暗窟的问题,他就能够现身于大夏,那么后天的那场登基大典,这位王级强者也定然会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圣玄星学府有着中立的立场,但作为大夏唯一的王级强者,庞千源显然是有着肆无忌惮的资格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庞千源根本不需要插手做什么,他到时候仅仅只需要往小王上身后那么一站,那么一切的算计与谋划,都将会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摄政王看向金银重瞳男子,他知道后者与他立场相同,是绝对不会让庞千源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银重瞳男子笑了笑,道:“倒也不必惊慌,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谋划,怎么可能让他庞千源轻易的逃出那个牢笼,那也太小瞧了我们的手段,一个圣学府罢了,这些年来,我们覆灭的又不止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摸了摸手腕上的空间球,取出了一座巴掌大小的黑色泥像,泥像模样有些模糊,在身躯表面有黑色的符文如同一尾黑鱼一般,不断的钻来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银重瞳男子看了一眼,然后随手将其捏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金银重瞳男子捏碎手中的黑色泥像时,圣玄星学府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棵伟岸的相力树树顶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相力树最顶部的位置,常年有一位紫辉导师镇守,而此时,在那中央的青木盘结的木台上,有一名身穿紫辉导师衣袍的人影盘坐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,他的身体微微一颤,面庞上有着一抹挣扎,扭曲之色浮现出来,皮肤在此时蠕动着,仿佛是有一条鱼儿,在血肉中游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这名紫辉导师睁开了双目,他的双瞳在此时变得漆黑一片,显得异常阴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伸出手掌,剥开上衣,手指划过胸膛的位置,竟是将那里的血肉给分割开来,露出了跳动的心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直接一把将心脏扯了出来,手掌用力的紧握,心脏在他的手中剧烈的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随着心脏跳动越来越剧烈,只见得一滴黑色的液体,竟是从那心脏深处被一点点的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滴黑色液体,散发着一种极致的邪恶之气,它仿佛是无尽恶念的凝聚体,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滴,却是具备着连封侯强者都无法抵御的强大污染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滴黑色液体径直落下,落在了下方的青木中,然后迅速的融入进去,犹如滴入湖泊中的一滴墨水般,转眼就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做完这些,这名紫辉导师又是将手中的心脏塞进了胸膛中,血肉蠕动间,伤口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冷风吹拂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名紫辉导师眼中划过一抹迷茫之色,他疑惑的看了看四周,刚才那一瞬那一瞬间,他似乎是做了什么,但又完全记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没有任何发现的他,只能摇摇头,将其当做是错觉,继续闭目修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暗窟的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古老龙象在缓缓的推动着天地,愈合着那虚空裂痕。

        某一刻,庞千源突然抬头,锐利目光望着后方虚空,这一霎那,他敏锐的感觉到了天地间有一丝极为隐晦的异动,那一丝异动,令得他与这方天地的连接仿佛是被削弱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影响下,他感觉虚空裂痕的愈合,也是受到了影响,变得更为的缓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剥离感是相力树?”

        庞千源眉头微皱,圣玄星学府的相力树镇压着暗窟,而他身为院长,自然也是借助了相力树的力量,这也是他在此前与鱼魑王的博弈中,能够将它一直封锁在此处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他与相力树的连接,变得模糊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力树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念至此,庞千源心中就微微一惊,在这个关键节点,相力树那里似乎是出了点什么问题,这显然不是什么巧合。可是相力树处于学府严格的保护中,时刻有紫辉导师守护,怎么会出问题的?

        庞千源目光闪烁,然后他突然看向那虚空裂痕之内,在那恶念黑河中,鱼魑王静静的漂浮在水中,那令人心头发悸的惨白鱼瞳,似乎是带着一些嘲弄的在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庞千源,你以为这些年,就只有你在做一些谋划吗?”鱼魑王阴冷而空洞的声音,徐徐的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庞千源眼神森冷的望着鱼魑王,只有亲自与这些达到王级的异类交锋过后,才能够明白这些东西究竟有多可怕与难缠,这些年来,他与鱼魑王在各个层面都进行了博弈,可即便是他慎之又慎,也曾经有好几次险些落入对方的算计与蛊惑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异类本就是恶念的集合体,所以它们清楚人性的弱点,也知晓如何去将人蛊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与它们的交锋中,只要稍稍露出破绽,内心出现了动摇,或许就会被它们如附骨之疽般的缠上,悄然间进行污染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相力树出现变故,这必然不会是来自外面,只会是出现在学府内部。

        庞千源面庞阴沉,缓缓道:“看来在这些年的暗窟净化任务中,你已经不知不觉的在学府中埋下了不少的种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鱼魑王道:“庞千源,这一次的斗法,你是赢不了我的,放弃吧,你想要变得更强吗?虽然你是王级强者,可如果你投入暗世界,你将会获得更强的力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蛊惑变得越来越低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庞千源摇摇头,道:“你已经在动用一些潜藏的手段来阻扰我,看来也是对我的行为感觉到了害怕,既然如此,那我就更要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你这样只是在延缓一些时间而已,可是这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拖延时间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庞千源目光一闪,道:“这两日外界有大事发生么?哦?是登基大典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想让我出去参加登基大典?可这与你又能有什么干系?我若是不现身登基大典,最大的获利者是宫渊那个野心勃勃的小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庞千源的眼神一点点的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宫渊与你,也有牵扯?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面对着庞千源的质问,那鱼魑王则是发出了低低的嬉笑声,然后庞大的身躯再度沉入黑暗的河水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